欢迎访问本网站,

真相来源于人道主义和善意。但是由于武器的存在,人们不可能了解真相。武器的目的是杀戮,因此,人们把它看作一种死亡威胁,这种威胁只有通过向武器屈服来避免,最终人们将执行它的目的,并合并成一个个武装单位,这些武装单位由小到大组成一条压迫人民的控制链。如果不屈服于一个武装单位,则必须屈服于并以同样的方式合并入另一个武装单位,因为只有武装单位能限制武装单位(即相互限制),而所有的武装单位都倾向于无限制的扩张。因此,所有人都沦为为武器服务,都需要执行它的目的和满足它无限制破坏的发展需要。

然而,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即,如果我们共同包容地制定决策,自然地我们就会排除、避免、防止、放弃伤害的目的,只为共同利益而合作。因此,人道主义和善意提倡人类团结。团结起来,武器就会变得毫无用处,解除武装作为善意的真正意义上的运用也会变得便利起来。然而单方面或部分解除武装只是投降——也就是合并入和服务于其他武器,因此并不是解除武装。实际上,解除武装只能是普遍的和同时进行的,普遍性和同时性同时也是对执行它时可能出现的任何不确定性或风险的保障。同时性和普遍性的条件在现在全球化的世界得以满足,所有人都能与世界取得联系。因此,是时候公开、普遍地揭示、分享真相了。

真相是解除武装和人类合作或建立一个人类统一政府不可避免的途径。人类统一的政府不再是一个压迫的体系,而是由自由平等的人民组成——正如所有人都拥有相似的理解能力;因此这个政府在决策制定和人人参与追求共同利益方面是公开透明的。

脱离武器的控制,加入人类团结,分享这条信息,揭露武器的真相。人人都能理解武器的真相,但是却避免看见、假装不知道真相,并维护伤害的目的。因此,我们需要你贡献自己的力量,分享这条信息,这样没有人能拒绝给予解除武装和团结问题一个答案,因为保持沉默或允许别人保持沉默或允许别人的无知意味着允许屠杀和痛苦持续下去;而通过分享这条信息,我们可以期待真相得到诠释和普遍证实。

古代的智者发现和平和博爱等同于人类团结或共同的决策制定,因为这样互相伤害就可以免除,这是符合逻辑且显而易见的。更好的是,我们可以运用共识,也就是用我们希望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来对待别人。但是在一个未知且不互通的世界,他们的见识只是梦想和希望。

这些人的著作很难流传下来,因为在过去,在一个未知的世界提倡人类团结对自身不利,而且任何国家运用共识只会削弱自身。这可从苏格拉底的例子中明显看出。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们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一简单、明显且符合逻辑的能够结束人类苦难的思想被提及。

今天,全球互联互通允许我们同时行动起来,和平和博爱成为可能。促进人类团结和追求共同利益不再会对某一国家不利,而会以同样的方式影响所有的国家。

  • 武器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必要条件;因为财产的私有意味着剥夺其他所有人对其的使用权力,而没有武器的暴力这是无法实现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武器也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充分条件;武器是用来杀戮和破坏的,武器不能共享;因此所有的事物都必须是私有的,这样它们才能只为一个国家或军队所利用。
  • 相反,人类共同体的充分必要条件是解除武装,其结果是根据事物本来的用途来使用所有资源,每件事物的本来用途都是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