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

仅在此为大家效劳!

我叫Manuel Herranz,是人类团结运动组织(HUM)的创建者。

本组织最初的倡议是召开一场由各领域专家参与的公开透明的大会,来商讨建立人类团结。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建立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机制,我们就可以避免和防止互相威胁和伤害,追求共同利益。

然而,大会并没有召开,因为我们不可避免地要直接、正确地面对以下事实:

人类产生冲突的原因是存在杀戮的意图和杀戮工具,即武器(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存在于自然界;这在任何时期、任何地方都是最首要的活动)。人们必然根据武器建立军队和指挥链,人民也被强迫为军队效劳。任何没有合并入这一机制的武器都要被摧毁;这些武器存在于这一机制内的,就是非法的;存在于这一机制外的就成为“敌人”,但是军队首先要结盟来对抗其他军队,因为战争是普遍的。塞万提斯说过武器和战争是一回事。

  • 与其他所有有利于我们的事物相比,武器的用途是破坏,因此不能说武器是我们愿意制造的,制造武器根本是浪费,并且他们会带来破坏。然而,武器被需要用来对抗并摧毁其他武器。武器因为武器而存在,任何武器的存在造成了其他所有武器的可能存在。
  • 武器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必要条件;因为没有暴力,就不会有私有财产。但是,最重要的是,武器也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充分条件;武器是用来杀戮和破坏的,武器不能共享;因此所有的事物都必须是私有的,这样他们才能只为一个国家或军队所利用。
相反,人类和谐合作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共同同时解除武装,这只有在当前全球互联互通的时代才能实现。也就是说,我们终于能运用共识来揭露武器的绝对邪恶的“面目”,而不是用虚构形象来掩盖它;正是这些虚构形象造成了当今世界的困惑、混乱状态。
为了解除武装,我们需要把所有的武器统一在一个共同的控制之下,这样武器就不再被需要。因此,我推荐自己来承担这一角色,控制所有的武器,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共同认可。
单一控制可以结束所有的伤害和威胁,因为那只会是伤害自己。一旦我们获得自由,我们将可以根据事物本来的用途来使用所有资源,每件事物的本来用途都是显而易见的。

自由是基于理解和共鸣来运用共识,自由是我们的目标也是途径;有了自由,我们才能首次做出行动,邀请全世界人民一起解除武装,享受完全的自由。

我希望你们对我的倡议感兴趣。请你们帮助宣传这个倡议,为其提供资源。如果你们有任何疑问、反对意见或你们想知道更多细节,我随时为你们效劳。

非常感谢!

Manuel Herranz

 

古代的智者发现和平和博爱等同于人类团结或共同的决策制定,因为这样互相伤害就可以免除,这是符合逻辑且显而易见的。更好的是,我们可以运用共识,也就是用我们希望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来对待别人。但是在一个未知且不互通的世界,他们的见识只是梦想和希望。

这些人的著作很难流传下来,因为在过去,在一个未知的世界提倡人类团结对自身不利,而且任何国家运用共识只会削弱自身。这可从苏格拉底的例子中明显看出。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们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一简单、明显且符合逻辑的能够结束人类苦难的思想被提及。

今天,全球互联互通允许我们同时行动起来,和平和博爱成为可能。促进人类团结和追求共同利益不再会对某一国家不利,而会以同样的方式影响所有的国家。